sirolimus镁合金支架安全通血管1年后被吸收零血栓併发

  • 阅读(660)
  • 点赞(270)
  • 收藏(710)
  • 日期(2020-06-08)
sirolimus镁合金支架安全通血管1年后被吸收零血栓併发(吉隆坡讯)冠状动脉成形术(俗称通波仔,angioplasty)是一种以心血管植入支架来撑开血管和保持血液流畅的介入手术,而支架的发展已从植入后永久性存在的金属支架,进化成植入后可在数年消失的生物可吸收血管支架,这可免除外来物长驻体内导致的危害和风险。日前,马来西亚引进全球首个获临床认证,含sirolimus涂层生物可吸收的镁合金支架Magmaris,其优点是镁合金支架在手术植入1年后可几乎被人体吸收,更重要的是这期间完全没有发生支架血栓的问题,因此可更安全和有效应用于冠状动脉疾病治疗。冠状动脉是心脏主动脉的分支,负责供应氧和营养素予心肌。冠状动脉一旦被胆固醇或血凝块阻塞时,会形成粥样斑块,引致心脏供血不足,患者需要接受冠状动脉成形术以畅通血管,而植入支架(stent)种类的选择对防止再血栓、减少服用抗血小板药、降低併发症的发生起关键作用。支架的发展是从1984年的球囊血管成形术(balloon angioplasty)开始,过后有裸金属支架(bare metal stent, BMS)、药物涂层支架(drug eluting stent,DES)、无聚合物药物涂层支架(polymer-free DES),而生物可吸收支架(bioresorbable scaffold,BRS/BVS)是目前备受重视的药物支架,其中由聚乳酸(poly-l-lactide,PLLA)构成的生物可吸收支架在2011年面市。镁助血管扩张 减内膜增生来自德国的BIOSOLVE-II试验总研究员兼德国诺伊斯Lukaskrankenhaus医学中心教授浩德(Michael Haude)医生指出,镁是人体中含量第四丰富的矿物质成份,同时也是人体细胞内仅次于钾、含量第二多的阳离子。人体需要镁,包括肠吸收镁、骨骼蕴藏镁等,体内多余的镁则会被肾脏排出体外。他声称,新支架是世界首个由生物可吸收镁合金(magnesium,Mg)所构成,植入冠状动脉后可对病变血管产生支撑作用,避免发生负性重构的问题,同时能缓释抗血管内膜增生药物sirolimus,减少血管内膜的增生。半年后血管恢复舒缩他解释,以镁作为支架的好处是,镁合金表面可被打磨顺滑,易于植入病变部位,镁也有提高血管扩张和减低新生内膜形成的优势。镁和钙会互相产生抵製作用,所以镁可抑制过剩钙在组织或血管壁的累积沉澱,降低血管钙化和收缩,避免血管扩张的过程受到阻扰。镁转化后通过尿液排出“研究显示,镁合金支架植入血管一年后可完全被吸收,这是因为镁经转化后最终将扩散到血液,并传输到肾脏,通过尿液排出体外,预料每日可排出的镁量是100毫克。”他提到,在镁里添加合金元素可改变吸收或降解的速度,而不同的合金元素可带来不同的降解速度,而新支架是由精製镁合金(refined Mg alloy)材质所打造。他指出,新支架是生物可吸收支架的第二代成品,其载药层是sirolimus与聚乳酸组成,前者是天然抗生素与强效免疫抑製的limus类药物,后者则是可吸收聚合物,可调控药物缓释高达90天,最后被人体代谢成二氧化碳和水。这项混合涂层药物被称为BIOlute活性涂层,主要达到调控药物缓释的目的。仅1.6%选BRS费用成关键心脏内科高级顾问旺阿兹曼(Wan Azman)教授指出,根据2013至2014年的调查,冠状动脉成形术病人有选择支架不同的倾向,其中70%病人选择DES,另有30%患者仍选择金属支架,他相信这与支架的价钱有关。他声称,BRS是近年来受到好评的支架,不过选择这类支架的病人非常少,相信只有1.6%,主要因为价钱比其他支架更高。“冠状动脉疾病在我国相当普遍,而且日趋年轻化,在急性冠状动脉症候群(ACS)患者中,年龄50岁以下者佔了24.2%,而ACS患者的平均年龄是58岁,比起西方国家的患者更年轻。”他提到,除了ACS患者年龄比西方国家患者来得年轻,我国许多病患也是心血管疾病的高风险群,包括高血压,糖尿病和血脂异常的人数在过去3年来居高不下。 “有风险因素并不是什幺新鲜的事,许多患者是有两三种,甚至更多的风险因素。统计显示,ACS病患和接受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PCI)者分别有44%和72.6%至少有3种以上的风险因素。”他指出,血栓溶解治疗是大多数ST时段上升心梗(STEMI)病患接受的治疗,其次则有心导管术(cardiac catheterisation)和PCI,少数患者进行立即性PCI(primary PCI)。心脏病 大马头号杀手国家心脏中心(IJN)心脏科主任兼心脏内科顾问拿督罗斯里(Rosli)医生指出,根据2011年马来西亚国家健康及病发率调查(NHMS),心血管疾病是马来西亚的头号杀手,占2010年总死亡率的25.4%。“医疗界非常乐于见证崭新的科技与治疗推介,以协助解决我国的心血管疾病问题,而生物可吸收镁合金支架的到来,可让患者有更多的治疗选择。”心脏内科高级顾问兼国家心脏中心总监丹斯里罗白雅(Robaayah)医生指出,三十多年以前,球囊血管成形术开始用于治疗冠状动脉阻塞,不过当时採用的BMS被植入人体后,出现排斥和发炎反应,导致疤痕组织和血管收窄问题。她说,随着医学不断进步和发展,支架的研发除了能够解决人体排斥的问题,DES及聚合物(polymer)支架还能够载药植入,并在血管缓释药物以解决血栓问题。她声称,如今的支架发展史已有了BRS,这种支架被植入人体后,可在特定的时间内降解,不但达到支撑血管的效果,也能够使药物逐渐释放,防止血管内膜的增生,提供病人更好的选择。‧2016.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