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岛的异度空间

  • 阅读(187)
  • 点赞(791)
  • 收藏(104)
  • 日期(2020-07-18)

之前说过我是一个满有「狗屎运」的人,而且有信仰、心口有十字架,那些「污糟邋遢」东西我没有直接看过。不过十二、三年前发生过一件事,到现在都印象深刻,也解释不到原因。在此就分享这段在鹿儿岛樱岛的奇异经历吧。

鹿儿岛交流活动之后,我和另一个台湾女生成为好朋友。她的名字叫「默默」,国语唸起上来很好听,我很喜欢她的名字。她皮肤很白,相貌娟好,身材均称,说话很温婉。我们承诺了Homestay的「爸爸妈妈」,夏天回国之前会再到鹿儿岛去探望他们,于是我和默默一起安排好行程,买了车票,由东京先坐通宵巴士到名古屋,玩了几天,再转火车到鹿儿岛。

我们到达鹿儿岛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去知览的尾班车早就开出了。这点我们当然预备了,一早在网上预约了旅馆,打算过一晚夜翌日吃早餐后便离开。始终是学生,没有很多钱,我们就选择了一间在车站附近、价格比较相宜的旅馆落脚。当时没有Google map,我们两个女生就按地址、看车站的地图和观光局门前拿的那种地图,步行到旅馆。

行行重行行,终于到了,而我们都累了。在柜檯办好入住手续,服务员领我们到房间。现在我已经忘了那房间是不是尾房,只记得出了升降机后要走入走廊,走到近乎走廊的尽头才到。打开房门,家具和布置很八十年代风格,透着淡黄色的灯光,尚算整洁的房间。最深刻的是房间的窗户和景色-就只有一块巨大玻璃和窗框,望出去无遮无挡,正中就是樱岛火山,浮世绘一样的格局。

房门一关,我和默默累到立即沐浴更衣、上床睡觉。睡前,我瞄了一眼床头柜顶的时钟。12:00,然后我就不由自主的睡去。说是「睡去」但感觉又异常清醒,正常睡觉前有一段半清醒状态时间进入梦乡,但这一晚完全没有这缓冲,是立即到了「梦境」。「梦境」就是我和默默现在身处的酒店房。听不见任何声音,淡黄的灯光床头灯依然亮着,但从门口有一团黑影缓缓进入。不是黑烟,是黑影,而且不是留在地上或墙壁上的黑影,它会自由走动的。

本能反应立即弹起来,竟然不能!身体像被压实、手脚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我跟自己的身体斗力,可是手脚和身躯依然一动不动在床上。我唯一能动的就只有头部。此时黑影缓缓靠近,到了我和默默的床脚。黑影首先俯身,好像是嗅我或者是打量我,然后感受到黑影在说:「不适合」一样,但那不是语言,而是传心的感觉。黑影起来,转而向默默俯身。这一次黑影没有再起身,而是越来越近、越来越低、好像要把默默吞噬一样。

我感到默默有危险,就本能地用广东话大叫、挣扎:「默默!默默!起身呀!危险呀!起身呀!起身呀!危险呀!」黑影越来越近快要贴到默默了,也在此时我的手脚又活动自如了!我立即弹起身,坐起来向默默大叫:「起身呀!」此时黑影已经消失了。

我睡醒了,离开了梦境。我看看床头的时钟,12:04。什幺?才四分钟?梦里我挣扎了最少十五分钟啊!整个背都是冷汗,我坐起来,望望默默。还好,她还是很安全。此时默默慢慢张开眼睛,或许是因为我说梦话太吵而吵醒了。我说:「对不起,我作恶梦,吵醒你。」她却说:「Mayi,谢谢你。」我没有深究为什幺她这样说,而且我们也真的太累了,刚才只是作恶梦吧?我就继续睡觉。

恶梦的影响,一整晚到停留在浅层睡眠的状态,睡了等于没有睡,很早就起床了。默默也是。我们就决定不如吃早餐后就立即坐巴士到知览,不在市内观光了。她说好。

早餐时我跟默默说了昨晚因为作恶梦所以吵闹,而且整晚也睡得很不安宁。默默说,她也作了恶梦。以下是她所说的「梦境」。

默默和我一样,洗澡后躺到床上就立即睡得死死了。和我说的感觉一样,也是没有半梦半醒的过程直接入梦。她看见三个古代衣着打扮的男人进来。就是那种头髮在左和右扎起两个髻、长髮、穿白衣的男人,但那是什幺时代?我和默默都不肯定。(是绳文吗?)那三个男人木无表情,首先到我床边围住我,打量了一会就转向她。她说,梦中看见的我是安睡中的。她也想叫和起来,但身体不受控制。然后那三个人到她床边,一左一右、一个在床脚,围住她然后弯腰向她唸咒语或如何,这部分我忘了默默怎样说。最后为什幺她能起来呢?因为我大叫,三个古装男人消失了,她才从恶梦醒来。

我和默默对口供后,感到一阵凉意。「梦境」的唯一分别是默默看见的景象比我清晰很多。Check out的时候问柜檯的服务员,那房间有发生过什幺事吗?服务员是男人,说没有,表情有点孤疑,好像是我们两个女生太多疑一样。

回到知览,见到「爸爸妈妈」,我们立即分享昨晚的「梦境」。我们跟爸爸说,那房间的景观其实一流,可是无敌大海景看见樱岛火山在中间啊!景观这样好的房间,没有好好欣赏就因为太害怕而一大清早check out了。爸爸听了我们说的话,竟然没有说我们多疑、迷信、怪力乱神,他还是挂上那副轻鬆微笑的表情说:「樱岛火山一直都在,古时的人或许很怕它爆发而且迷信,应该有献祭、牺牲的事发生吧。他们或许要捉你们去祭樱岛火山?呵呵~」我还自作聪明说,因为我颈项上有十字架所以黑影没有捉走我。爸爸此时补充:「献祭当然挑比较美丽的去啊!哈哈哈~」我完败啊!

嗯,我不否定他说的是事实,可是我也不否定自己的感受:好想把爸爸推进樱岛火山口啊!!!

相关文章:日本留学的一次Homestay为我带来的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