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方对话.Nike HTM 巨头们的精彩访谈实录

  • 阅读(513)
  • 点赞(106)
  • 收藏(970)
  • 日期(2020-06-14)

三方对话.Nike HTM 巨头们的精彩访谈实录

HTM 代表着 Fragment Design 创始人藤原浩;Nike 创意概念副总裁 Tinker Hatfield 以及 Nike 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长 Mark Parker。由这三个人名字的第一个字母组合成了 HTM 缩写,而 HTM 也在不断探索 Nike 设计的全新概念,经常使用当下最先进的科技并为未来的应用埋下伏笔。HTM 系列于 2002 年首次亮相,从对经典产品的美学颠覆到结合像 Nike Flyknit 这样的全新科技,三位已经合作推出了 32 款产品。接下来,将由 Mark Parker、Tinker Hatfield 和藤原浩讲述 HTM 是如何成为 Nike 最为变化莫测的合作产品系列。

三方对话.Nike HTM 巨头们的精彩访谈实录

藤原浩:我第一次还是第二次遇见 Mark Parker 的时候,当时他还不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问我:“如果你和 Nike 合作,会设计什幺样的作品?” 我回答说,我想对某些鞋款进行改良。

Mark Parker:我那时候经常去日本旅行,也会和藤原浩联繫。当然了,Tinker Hatfield 已经和我在诸如 Air Max 1、Air Trainer 1、ACG 和 Jordan 这样的产品上一起共事过很多年了。但当我们和藤原浩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会花很多时间去讨论产品和设计。所以考虑到这点,我们觉得与其坐着去侃侃而谈那些想法,不如付诸于行动,并去做些什幺。

Tinker Hatfield:我十分肯定最终想出 HTM 这个点子的是 Mark Parker,当时我立刻意识到这正是他的拿手好戏,他的确很了解如何将合适的人组合在一起。

Mark Parker:我一直以来都相信那些最棒的合作都是透过真正的交流和联繫形成的。HTM 就是这幺形成的,非常自然的就发生了。

藤原浩:其他公司都用首字母缩写来代表合作专案,因此,我选择用 HTM 来代表我们三个人的名字:Hiroshi、Tinker 和 Mark,并以此作为项目代号。但我从未想过这会被用作正式名称。

Mark Parker:我们透过这几个字母就可以定义这个专案的特性,虽然最开始 HTM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没有任何意义。HTM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名字,而后却代表了创新过程中我们每一个人的参与。

三方对话.Nike HTM 巨头们的精彩访谈实录

Mark Parker:我们对待工作都有非常不同的风格和方式,这也使得 HTM 的合作更加强大。你可以将我们的合作比喻成一场爵士乐的即兴演奏,好似音乐家们在彼此之间互动与交流。有时候,我们会一起讨论其中一人构思许久的想法来进行设计,有时候的讨论形式则相对自由随兴。

比起一个纯粹的设计师,藤原浩更像是一名造型设计师。他对于风格,可穿性与简约有着极为强大的意识。他也有非常独特的眼光,让他的设计去融入大家的日常生活。

Tinker Hatfield的成就不言自明。他将更加鲜明的个性融入到包括鞋类以及更多的产品当中,这都是前所未有的设计。他创造出与运动员共同设计的工作蓝图,不仅在比赛中,也在生活中深入了解他们,不再只是停留在表面,而是深度挖掘那些独到的见解,并从中创造出高性能的产品。

Tinker Hatfield:Mark Parker发挥了他一贯的作用,他是一个设计师,但他也是一个开发者,致力于在实验室里进行创新。此外,他总是富有远见,能够选出合适的人来合作,合适的项目来研究。在创造概念、策划组织和改革重组方面,他也是一个天才。例如他的办公室就设计打造地非常漂亮,在他的办公室内包含了来自生活各方面的艺术品和纪念物,但是经过他用某种方式把它们组合在一起,就会呈现非常棒的效果。这就是他代表性的思考方式。

Mark Parker:我们三个如何分工取决于理念。如果继续以音乐比喻,就像是无论谁手上的计画佔据了“主舞台“,到最后都会非常自然的运作。一个人的影响可能会达到最大化,像这样的情况,有时候可以从我们最后的产品中看到。

三方对话.Nike HTM 巨头们的精彩访谈实录

Mark Parker:HTM 是一个翻转与开拓新概念的地方。我们有极大的自由度,并且不用考虑那些商业上的期望。作为一个小规模的团队,我们的执行可以快到令人匪夷所思。有时候,我们会自己去为公司创造一些新点子,例如我们开发了令许多人都惊喜的 woven 技术。我们那时设计出的 Sock Dart 这双鞋使得我们在使用针织技术上走在了前端。然后我又用一组应用 Flyknit 科技的 HTM 鞋款来向大家证明新的工艺可以做到如此完美。

Tinker Hatfield:一开始,HTM 只是透过使用新奇的颜色和材质来提升经典设计。

藤原浩:那时候,奢侈质感的运动鞋并没有非常普遍,所以一开始,HTM 便成为了为运动鞋增添一份奢华感的绝佳机会。

Mark Parker:对于 HTM,真的没有任何约束。我们可以在我们的产品上使用最棒的材料,毕竟我们不是经常去创造大产量的作品。所以那双 Air Force 1,我们想透过使用顶级皮革去打造一个高级的版本。我们用对比色车缝线去凸显鞋款的经典属性,从而替代了那些较为运动感的大面积色块。

三方对话.Nike HTM 巨头们的精彩访谈实录

Mark Parker:Sock Dart 是 Tinker Hatfield 团队使用圆筒编针织机的成果。这双鞋也成为了始于 80 年代中期 Sock Racer 推出时崛起一波外形如同袜子一般产品的重要组成部分。

Tinker Hatfield:这是一个充满挑战的专案,其中包含了圆筒编织设计,而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告诉大家的——这是鞋类设计的未来。但是当我们最开始推出这款鞋的时候,并没有生产太多,所以并没有很多人真正地见识过它。我记得不久之后,藤原浩想要把它带到 HTM 项目中,当然我也对此感到非常兴奋。

藤原浩:后来此鞋款也在日本上市,而我也屡次向 Tinker Hatfield 和 Mark Parker 提起这双极其有趣、未来感十足的鞋,我认为它应当得到重新演绎,因此我们决定透过 HTM 对它进行改良。

Tinker Hatfield:我告诉你,其中一个我参加这样性质的计画原因,就是因为它可以让你有机会挖掘到一些别人都不曾真正注意到的珍宝。在这一过程中,可以激发出关于未来设计的火花。Sock Dart 令人们对一些即将出现的新专案有了新的思考,我们开始对针织技术有了更多的研究,这是一款如此先进且具有未来主义风格的鞋款。

Mark Parker:这是最终成为由 Flyknit 打造的平针针织结构极为重要的一步。所以我们再一次证明,我们研究的东西是可以在公司内创造出不同火花的。

藤原浩:与其说 HTM 是对现有鞋款进行革新,倒不如说 HTM 更像是第一步跨出去落实全新设计理念的组织。

Mark Parker:我们马上就能看到 Flyknit 的无穷潜力。很显然,我们正在改写运动产品工程设计领域的规则。当我们看到 Flyknit 可以取代剪裁和缝纫,并取得重大改革,觉得就像将喷枪作画和拼接作画比较。Flyknit 是一项十分精确的科技。现在,我们可以透过操控线与缝纫图案,非常细微地製作任何我们想要例如支撑,灵活性或透气的效果。

藤原浩:融入 Flyknit 技术的运动鞋虽然看起来朴实无华,但它却有着让人难以置信的技术性能。我了解它的惊人之处。但在早期的样品中,很难看出鞋面实际上是採用编织技术。为了凸显编织鞋面和无缝结构,我建议设计团队用各种色彩来阐释这一理念,例如混合使用不同颜色的纱线。

Tinker Hatfield:HTM 让我们有机会将一项颠覆性技术引入市场。我们可以从鞋子的发表中吸取经验,让人们注意到这种技术,并由此拓展这一技术。对我来说,Flyknit 的发表是 HTM 宗旨和潜力最好的证明。

三方对话.Nike HTM 巨头们的精彩访谈实录

藤原浩:KOBE 9 ELITE LOW HTM 让我们感受到了 Flyknit 技术非凡的演变历程。该技术最初是针对跑鞋来做设计,如今却传奇般地运用于篮球鞋中,辅助双脚在球场上进行激烈的对角线式移动。

Tinker Hatfield:当然了,我并没有真正地参与到这款鞋的设计中,但在它的整个开发过程中,我就坐在 Eric Avar 旁边,我个人认为这是我们一直以来所设计的工艺最好、设计最佳、最经得起考验的产品之一。它是技术和运动员见解的超强结合。

Mark Parker:Kobe Bryant 是一位一直想把最新创新运用在自己球鞋上的运动员。所以,我们也觉得他的签名鞋应该是 HTM 第一个去尝试的球员签名鞋。Kobe Bryant 本人对合作非常的兴奋,他也十分喜爱球鞋,所以我想他也很享受这次与 HTM 的合作。

三方对话.Nike HTM 巨头们的精彩访谈实录

Mark Parker:HTM 从始至终都是非常自发的,并且被想要创造有意思产品的渴望所驱动。这个过程象徵着我们在公司中是如何进行设计创作的。在 Nike,探索新事物最好的方式就是与大家齐力完成。

Tinker Hatfield:纵观历史,商业总是建立在创新和前人未曾涉足的事物之上。HTM 是通往这一终极目标最睿智的途径之一。这是一个极其有益的专案,我也为自己能够成为其中的一份子而感到骄傲。除此之外,这一项目还有很多乐趣,我们必须打破规则。像这样的事情,有什幺理由不喜欢呢?